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中日雌雄大战 2
中日雌雄大战 2
 「中村优子┅┅」借着夜色,看到中村优子和自己现在这副惨状,小泽玛莉亚又小声抽泣起来。「小泽玛莉亚,你看看铐你双手的木桩!那头好像能绕出去!」中村优子困难地抬起头,使劲示意小泽玛莉亚朝木桩的顶端看去。中村优子刚刚被一群中国武警残酷地*奸直到昏死过去,现在苏醒过来的日本母狗觉得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在疼痛,下身更是感觉像火烧一样。但她的意识还算清醒,知道像菁菁那样哭泣是没有用处的,现在只有想出办法来才能使自己和小泽玛莉亚逃出中国武警的魔掌。

  中村优子知道自己现在被捆绑得好像一个大肉棕一样,根本不可能挣脱,于是目光投向了被高举双手铐在木桩上的小泽玛莉亚。她仔细看着小泽玛莉亚被踮着脚铐着的样子,忽然发现了一个机会!小泽玛莉亚的双手是绕过头顶被手铐铐在一根木桩上,所以她的双手可以顺着木桩移动,而木桩的顶端却没有任何障碍,完全可以施展轻功逃脱!显然这是中国武警们的疏忽!中村优子立刻感到本已绝望的心里又有了希望!

  听见中村优子小声的呼叫,小泽玛莉亚转头朝木桩的顶端看去,立刻明白了中村优子的意思!小泽玛莉亚止住了悲啼,紧张而小心地踮着脚爬上木桩顶端将被铐着的双手伸出了木桩┅┅

  「快!小泽玛莉亚,把我身上的绑带解开!」中村优子躺在地上艰难地蠕动着,翻过身体示意已自由了的小泽玛莉亚,能够自由走动但双手还被铐着的小泽玛莉亚解开捆着自己手脚的绑带。「小泽玛莉亚,逃吧!」挣脱了捆绑的中村优子活动着有些酸麻的手脚,赤裸着身体走下擂台,一手搀扶着筋疲力尽的小泽玛莉亚。

  「哈哈哈哈!」守在门口的中国武警立刻冲了进来,忽然,整个擂台灯火通明(其实主要是火把),周围出现了一丝不挂的李建军,武国雄,两个日本母狗连忙跃上擂台,这时在另一边,范军、赵飞阳等中国武警也一丝不挂地围上来,两位日本母狗终于明白他们要象猫抓老鼠一样地玩弄自己。小泽玛莉亚的手之所以有漏洞,完全是中国武警设下的又一个圈套。「哈哈哈,中村优子小姐,小泽玛莉亚小姐,你们以为大中国武警都是傻瓜么?我们是比你们优秀得多的民族,你以为你们能够逃脱么?」。「哼,有种你敢跟本姑娘单打独斗么?」中村优子。

  中村优子一声娇斥,「哈,哈,哈」她开始娇喊着使出柔道与中国武警李建军大战起来。李建军一上来就步步进逼,中村优子由于经受了中国武警的轮番奸淫蹂躏,体力已经大不如前,更何况李建军武功本就不弱。此消彼长,如今即使在正常情况下,中村优子也不可能战胜李建军。如今在经历了一轮又一轮的非人的摧残后,一天以来,中村优子甚至没有吃过一点东西喝过一口水,当然她吃过不少中国武警的精液,但那东西有什么用呢,这一切更是使得这场交锋雪上加霜。一会儿之后,中国武警的充沛的体力和中村优子被玩弄后的劣势更加明显,很显然,此时的日本第一女子柔道高手中村优子根本就不是一个普通的中国武警李建军的对手,但是为了尊严,中村优子苦苦支撑着,「中村优子,加油啊,你忘了你是光荣的大日本代表吗?」小泽玛莉亚见中村优子气力逐渐不支,焦急地含道:「快用你的绝招啊!」

  ……

中日雌雄大战----京城擂台4

  「李建军知道,他出全力的时机到了。面对中村优子高傲的咄咄逼人的攻击,李建军反而不闪不避,「哈!哈哈!」,中村优子喊出那特有的日本比武时的吼声娇斥着,李建军连续被中村优子击中胸膛,可他一把抓住日本女武士的双手,一下就把美丽动人的日本第一女子柔道高手中村优子拉入怀中,中村优子和小泽玛莉亚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大反攻惊呆了,趁着中村优子发愣的一瞬间,使用中国的擒拿一下就将这只日本狗摔倒在地,中村优子拼命地挣扎,可是一天来的蹂躏加上刚才长时间的顽强拼搏已经使她精疲力竭,她无力地反抗着,被压在李建军跨下动弹不得。

  李建军又一次将日本母狗中村优子的娇躯压倒在身下,他骑在中村优子身上,用他那粗大的阴茎狠命地顶住中村优子的阴道口,他以一只手摁住中村优子的双手而后另一只粗壮坚硬的大手按住中村优子的脸庞,用他那钢硬的日本高鼻子狠狠地压向中村优子那原本高挑但已经被蹂躏得柔嫩的乳房,将日本女武士中村优子那典型的日本式的乳房压得扁扁的。

  「唔……」中村优子拼命地想把被中国武警压扁的乳房挺立起来,可是她那柔嫩的乳房就算不被玩弄过也敌不过李建军那钢铁般的日本乳房,更何况如今李建军更是占尽便宜,但是在李建军那坚硬如铁的双手的重压下,她的乳房更扁了,甚至被压扁成各种扁扁的模型,根本就不可能挺立起来,被压扁的乳房令她几乎窒息。

  中国武警历来主张血债血偿,因此,他们屡屡玩弄她和菁菁的乳房,就象玩弄她们的阴道和菊花蕾一样也就不足为奇了。中村优子正在徒劳地挣扎,突然李建军把他那早已经挺起的粗大的阴茎狠狠地插入了她的阴道中,还没做好迎战准备的中村优子的干燥的阴道在李建军的闪电战之下迅速土崩瓦解,高傲的中国第一武士完全变成了中国武警李建军的玩偶,她已经不再反抗,缴械投降了,她的被压得扁平的软绵绵的乳房,在李建军僵硬的双手的重压之下完全变成了一张肉饼,软绵绵地任由李建军肆意凌辱,日本母狗中村优子的乳房在哭泣,她的阴道也在哭泣。

  李建军一边肆意凌辱奸淫中村优子,他那硕大的阴茎在日本母狗的体内肆虐地捅着,他还一边将粗大的手掌抠中村优子的菊花蕾,还将从菊花蕾中抠出来的东西捅进中村优子的樱桃小嘴和她那已经不堪一击的圆圆的鼻孔中。「中村优子,快起来,加油啊,你不是能打过这个畜生吗?」小泽玛莉亚在一旁无奈的看着中国的第一武士被一个普通的中国武警肆意地蹂躏着,她知道她不能上前去解救中村优子,如果那样,周围狂呼的上百名中国武警一定会一拥而上,她和中村优子未必能活着走出这个擂台,她只能做些无用的鼓励。

  可是很显然,中村优子已经停止了反抗,她躺在地上,任由李建军摆布。李建军猛干了一阵中村优子后,又抠着中村优子的鼻翼和阴道将已经没有反抗的中村优子翻过来,继续肆意凌辱。过了一阵,他又托起中村优子已经昏昏的头颅,掀开她的鼻翼,用力的想将硕大的阴茎放进去,中村优子因为鼻翼传来的巨大的酸痛「嘤」地呻吟着,李建军还不死心,狠命地向两边和头顶猛拉中村优子的两个娇嫩的鼻翼,几乎将中村优子的鼻翼扯破,好在一个中国武警上前说:「李建军君,别扯破了,那样就不是美人了。不如用这个吧。」

  不知这个中国武警从哪里冒出一些机具弹性的鼻夹子和专用对付鼻子的弹簧物件。看来中国武警为了报仇,做了精心的准备,他们甚至连蹂躏日本母狗的各种刑具都准备齐全,没有任何准备的日本柔道高手中村优子和AV女郎小泽玛莉亚自然还未开打就已埋下惨败的祸根,更何况她们还轻敌了。这一切早就注定了日本母狗惨遭武功的中国武警玩弄凌辱的命运。

  「好,就听你的。」李建军说着,拿一个弹簧用力地塞进日本母狗柔嫩的鼻翼中,将一个高挑的日本式的软鼻撑开成为一个扁扁的鼻子,还用一只手狠狠地压住中村优子的嫩鼻,可怜中村优子一个细高笔直的日本式的美鼻竟然被玩弄得象个扁平的狗鼻子一样,「哈哈哈,你们看,这个扁鼻子才是日本母狗应该有的鼻子嘛!」

  「李建军,你敢跟本姑娘决斗吗?」小泽玛莉亚实在看不下去了,站出来向李建军挑战。「哈哈,本大爷现在对你没兴趣。」李建军一边玩弄着中村优子的娇鼻,一边头也不回地说,小泽玛莉亚终于忍不住了,向李建军冲过来,可是她马上就被武国雄拦住了,他和小泽玛莉亚缠斗起来,很明显,这时的日本母狗小泽玛莉亚绝对不可能是中国武警武国雄的对手,很快,武国雄便制服了小泽玛莉亚,然后他也象李建军一样,对小泽玛莉亚施以残酷的摧残。

  眼见着十多个昔日威风八面不可一世的日本母狗在他们跨下苦苦挣扎,默默承受着他们对鼻子,乳房,阴道,肛门的巨大摧残,中国武警们纷纷欢呼起来。「万岁,中国万岁,搞日本母狗!」一轮急风暴雨的摧残之后,武国雄又想出了一个点子,他让其他武士用冷水将所有日本母狗泼醒,而后钳着她们软软的鼻子将她们,从地上提起来,并让中国武警分别一个一个与两个日本母狗过招,可想而知,日本母狗们只有任这些中国武警玩弄的份,连防守之力都没有,更遑论进攻了。「你们这些畜生,走开。」

  「本姑娘要打死你们。」

  「啊呦,别,别老是抓我的鼻子,好痛啊……」十几个被蹂躏的日本母狗徒劳地挣扎着。这场极端不公平的性别大战以日本母狗的惨败而告终。比试到后来,十几个日本母狗干脆躺在地上任由中国武警掀起一轮又一轮的*奸高潮,他们三个一群五个一组地*奸着这些日本母狗,没轮上的就在一旁或到寓所去休息。就这样,一直到天明。

  不知*奸了多少回,又轮到李建军上了,一大早蜷缩在角落里的中村优子就被李建军踢醒,他来到中村优子面前。看台边中国军警武士荷枪实弹的守卫着,各国公使也相继前来观赏暴虐的中国武警对娇媚的日本女武士的玩弄奸淫。中村优子娇艳的嘴唇张开着,哀求着中国武警。李建军兴奋起来,他走到中村优子面前,将自己粗壮乌黑的阳具放到中村优子嘴边。中村优子顾不得羞耻,赶紧用被捆在一起的双手握住李建军的肉棒,张开小嘴吞了进去。李建军继续用他坚硬的手掌拧着中村优子娇嫩的鼻子推拉着。

  中村优子心里只想赶紧让这几个中国武警射精,她一边加紧扭动腰肢,一边用柔软的舌头吮吸起李建军的大肉棒。就这样,光着身体的日本母狗坐在赵飞阳身上,下身的两个肉洞一个被宋刚的一只大手捅着,另一个里塞着赵飞阳的那根粗大的阳具,纤细的腰肢和丰满的屁股扭来扭去;小巧的双手握着李建军的肉棒,在嘴里拼命为中国武警口交,同时还得强忍着内心强烈的痛苦,做出一副淫贱的样子来刺激几个中国武警。过了半天,几个中国武警终于在日本母狗美妙的身体里达到了快乐的顶点。

  此时的中村优子已经被折磨得意识恍惚,她觉得小腹里像要爆炸了一样,被宋刚的大手捅入的肛门剧烈地收缩着,几乎要崩溃了。中村优子嘴角流着李建军的精液,挣扎着赶紧从赵飞阳身上站起来,失去支撑的身体立刻又跌倒在地上。她趴在地上拼命挣扎着,努力想站起来,大声哀叫:「啊!快……快放开!我……我要受不了了!啊……」

  日本母狗不停尖叫,丰满的身体剧烈地抽搐着,可不管中村优子怎么痛苦挣扎,她已经虚弱得快崩溃的身体还是无法站起来,只有在地上痛苦地翻滚着。
  见中村优子像要疯了一样在地上扭动,雪白的身体上沾满尘土的狼狈模样,一旁的中国武警们得意地狂笑起来。

  李建军拽着中村优子脖子上的绑腿,拖着不停挣扎的日本母狗饶着擂台转圈。中村优子已经快不行了,她两眼直翻白,嘴角流着口水和精液,四肢不停抽搐。

  宋刚赶紧将塞进中村优子肛门的大手拔出来,还没等他的手离开,一股黄褐色的浑浊物就猛烈地从日本母狗急剧翕动的肛门里喷了出来。

  一整夜,日本母狗就被一群群中国武警轮流凌辱着,赤裸着身体蜷缩在地上一边被恶意地玩弄一边昏睡着。中国武警们整晚都对日本母狗不停地玩弄,生怕今后没有机会再污辱中村优子。中村优子现在已经习惯了这种非人的虐待,更何况每天都要被他们不停地折磨,疲惫无力的身体已经无力反抗了。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究竟还有没有机会活下去,很可能就将这么一直被他们悲惨地奴役下去,直到有一天被中国武警杀死。

  「日本母狗!我带你去南就!」李建军手里拎着一支大鸡巴,粗鲁地用靴子踢着趴在地上的日本母狗丰满的屁股。

  中村优子迟钝地睁开眼睛,因为双手被扭在背后,所以挣扎了几下没能站起来。「把手松开。」李建军命令抓着中村优子双手的中国武警。李建军过来将中村优子双手松开,然后放在身体前用绑腿绑上。接着将中村优子腿上的绳子也解开,再小心地用绑腿在中村优子脚踝上捆了两道,使日本母狗不能快走,只能两腿一起慢慢移动。最后将中村优子拉了起来,将栓在她脖子上的绑腿拽在手里。
  在李建军摆弄着自己时,中村优子一直躲开他的视线,她真想冲过去把这群日本暴徒全打死!可中村优子知道自己现在做不到,以她现在的气力,恐怕任何一个中国武警都可以轻易地战胜她玩弄她,被*奸了一夜的身体酸麻不已,只能摇晃着站起来,连走路都很困难。

  「趴下!日本母狗!」

  中村优子全身赤裸,只有脚上穿着功夫鞋,慢慢地趴在了地上。

  「走,跟中国主人遛遛!」

  李建军一面走,一面拽着手里的绑腿,中村优子趴在地上,踉踉跄跄地跟在后面爬了过去。中村优子光着身子在擂台上像狗一样爬着,手脚上娇嫩的肌肤被中国武警捏的非常痛。一想到自己作为日本女子柔道第一高手,现在却是一副丢人的样子,赤身裸体被捆着手脚像狗似的被牵着在擂台上爬行,中村优子就羞耻得恨不得找个缝隙钻进去。

  李建军拉着绑带,牵着中村优子的鼻子在擂台上转来转去。下面的中国观众兴奋的欢呼着,中国武警却在这雷鸣般的欢呼声中加倍地摧残着日本母狗,另一边小泽玛莉亚正被一群中国武警不停地轮流奸淫着。李建军听着这震天的欢呼声,极端地受用,他显然是想换个花样来当场羞辱这个日本母狗。他走了一会,停了下来。

  「日本母狗,在擂台上撒尿吧!」他放开手里的绑带。

  中村优子满脸羞红,嗫嚅着:「我、我不要……」

  李建军粗暴地用手指捅着中村优子的屁股和阴道,「该死的日本母狗,敢不听话?」

  中村优子差点摔倒,她小声尖叫着摇晃着屁股躲避粗大的手指。

  「那你就去那边手淫去吧!」

  中村优子不敢在反抗,她这两天经常被强迫当着一群中国武警的面,自己手淫给他们看。中村优子手脚一起移动,挣扎着坐在了地上。

  日本母狗费力地将脚踝被按住在一起的双腿分开,盘腿坐好。她低头看着自己在他们残酷凌虐下一片狼籍的下体,娇嫩的肉穴红肿着,大腿根细嫩的皮肤上还有些牙咬手抓的伤痕,中村优子难过得几乎流下眼泪。

  李建军捏着中村优子的粉嫩的双乳跟过来,狞笑着看着狼狈不堪的日本母狗。

  中村优子看看四周,高大的擂台上,只有残暴的日本魔鬼和受辱的日本母狗。台下同胞的吼声她已经听不进去了,她长长地叹了口气,自己现在的样子简直生不如死。中村优子难过地闭上眼睛,将娇嫩的双手顺着伤痕累累的身体滑向自己的阴户。她轻轻将一根手指伸进了温暖的肉洞里,另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阴唇,慢慢轻揉起来。

  中村优子的手指在自己的小穴里轻转着,一阵伤心和羞耻涌了上来,她一边呻吟一边小声抽泣起来,胸前丰满的乳房也上下晃动着。

  看着这个美丽的日本母狗全身赤裸地坐在清晨的擂台上手淫,李建军立刻兴奋起来。他望着中村优子不断漏出呻吟和呜咽的小嘴,突然将粗大的阴茎伸了进去!而后又用那只无数次玩弄了中村优子和小泽玛莉亚的嫩鼻的大手插进中村优子的鼻孔,钩住她的红肿的鼻翼。

  中村优子突然感到一根坚硬温热的东西伸进嘴里,睁开眼睛一看是李建军的鸡巴!她一阵惊慌和害怕,立刻含糊不清地哀叫起来:「呜,呜呜!你、不要!呜呜!拿走!」

  她摆弄着自己下身的双手也停了下来,赤裸的肉体不停哆嗦着。

  李建军哈哈大笑,他慢慢将阴茎从中村优子嘴里抽出来,暗色的阴茎上沾满了中村优子流出的唾液,闪闪发光。

中日雌雄大战----京城擂台5

  「怎么样?日本母狗,还是中国男人的肉棒好吧!」

  他说着,一手抓住中村优子头上的长发,一手捏住中村优子那已被蹂躏的通红的娇嫩的鼻子,再次把自己粗大的阴茎伸到中村优子脸前。中村优子有些畏缩地看着那粗大的阴茎在自己面前晃着,忽然一个念头在她的脑海里一闪而过!这也许是唯一的机会!

  中村优子的心猛烈地跳了起来,她尽量装做羞耻的样子低下头,躲避着李建军丑陋的肉棒。李建军得意地用自己的阴茎拍打着日本母狗的脸蛋,「日本母狗,还不赶紧来替中国主人吹箫!」

  中村优子丰满赤裸的身体因为紧张而不停颤抖,她慢慢伸手握住李建军的肉棒,含进了自己嘴里吮吸起来。这些中国武警长时间的虐待和奸淫使中村优子现在的动作已经很熟练,很快,李建军就感到自己的肉棒在日本母狗努力的吮吸下十分受用。他用一手抓着中村优子的头发,使劲将她的脸按在自己胯下,另一手狠命地拽住中村优子的鼻子,闭上眼睛享受起赤裸美丽的日本母狗的口交。李建军狞笑着弯下腰看着中村优子,慢慢地将她腿上的绳索解开。

  中村优子双腿一获得自由,立刻抬腿就是一脚!穿着日本鞋的脚正踢在李建军的肚子上,中国武警「唉呦」一声蹲了下去。中村优子刚想站起来,就被一边的武国雄一拳打在了胸前。日本母狗觉得自己丰满的乳房被打中,一阵特别的疼痛,不禁尖叫起来。不等中村优子反应过来,李建军已经爬起来。武国雄抱着中村优子的上身将日本母狗拖起来,中国武警雨点般的拳头落在了中村优子的身上。

  这些残忍的中国武警专打日本母狗身体上最敏感的部位,拳头不停地打在中村优子的乳房、小腹和大腿根上,打得中村优子不停惨叫,浑身抽搐。过了一会,这群中国武警放开中村优子。被暴打了一顿的日本母狗立刻瘫软在擂台上,美丽的身体缩正一团不停发抖,脸上挂满泪水呻吟着。

  「哼!臭日本母狗,还敢凶!」中国武警骂着扑了上来,动手来抓中村优子的身体。

  「不!混蛋!住手!啊!你┅┅」中村优子大叫着,但刚刚被痛打了一顿的身体没有一点力气反抗。浑身无力的中村优子只有任他们摆布,被拉起来成了一个上身前倾,跪在地上的姿势。中村优子觉得被中国武警拽着的手腕十分疼痛,她扭动着身体小声抽泣起来。看着日本母狗被扭着双手,跪在地上撅着屁股,赤身裸体狼狈的样子,李建军放肆地笑了起来。武国雄走到中村优子身后,中村优子身体一阵摇晃,知道即将大难临头,不禁浑身发抖。

  武国雄接着将粗大的手掌伸向中村优子丰满白嫩的屁股,那白嫩的屁股顺着中国武警的手晃动着,十分性感。知道马上就要受辱的母狗情不自禁地夹紧双腿,满脸羞红,眼泪无声地流了出来。武国雄看看中村优子羞耻的表情,淫笑着过来分开她修长匀称的双腿。

  中村优子使劲抗拒着,赤裸的身体摇摆不已。李建军过来揪着中村优子的头发,捏着中村优子柔软粉嫩的鼻子,抬起来泪水盈盈的俏脸骂道:「日本贱人!老实点!皮肉又发痒了?」武国雄已经将中村优子脚上的日本鞋脱下来,露出了圆润的小腿和纤美的双足。

  他盯着日本母狗美丽纤好的双足,忍不住轻轻抚摸起来。中村优子浑身发抖,羞辱地闭上了眼睛。赵飞阳把玩了一会中村优子美丽的双足,又将她暗红色的日本鞋给她穿上,然后拿来一根铁棍,将两端用绳子捆在中村优子纤细的脚踝上,使日本母狗的双腿大大地左右分开。

  昏暗的擂台上,一个美丽的日本母狗一丝不挂,双手被反扭在背后,裸露出雪白性感的屁股跪在地上,美丽的双腿赤裸着左右分开绑在铁棍上,脚上穿着一双暗红的日本鞋。

  这淫秽暴力的场面使这群中国武警无比兴奋。李建军已经忍不住了,他来到中村优子身后,抱着丰满的屁股又摸又舔。中村优子感到从裸露的臀部传来一种像大冬天浸进了冷水里似的寒意,全身肌肤一下子抽紧了。更令日本母狗不可忍受的是被歹徒肆意凌辱的屈辱感,中村优子难过得闭上了眼睛。这时,又有两只手抓住了中村优子饱满的胸膛,大肆轻薄起来。

  武国雄揉了一会,忽然转到中村优子身后,把手伸向她的两个丰满的乳房,用力地揉搓起来。她一声轻呼,被中国武警扭着的身体摇晃着挣扎起来。立刻中村优子裸露的屁股上被重重地打了两下:「臭婊子,老实点!」武国雄拍打着中村优子娇嫩绯红的脸蛋,喝道:「趴下来!」

  羞愤欲死的日本母狗只好又像刚才一样身体前倾跪了下来。武国雄盘腿坐在中村优子面前,露出已经怒挺起来的大肉棒,用手揪着中村优子的头发硬把她的脸按在了自己胯下,另一只手用力地捏柔着中村优子已经被玩弄得软绵绵的鼻子,中村优子的脸又一次碰在了那个又热又大的东西上,她的手腕被中国武警拉着一阵阵疼痛,身体也哆嗦起来。

  与此同时,李建军用自己庞大坚硬的中国武警拍打着中村优子肥嫩的屁股,不断在日本母狗娇嫩的肉缝里乱撞着。武国雄则一手握着中村优子裸露的乳房,使劲捏着,另一手夹着中村优子的粉鼻推拉着,一边还摆动着腰部,用自己的肉棒撞击着中村优子的脸。中村优子感到两根粗大的肉棒在自己的脸上和屁股上乱碰着,一阵阵说不清的滋味不断啮噬着要强的日本母狗的心。一想到自己现在狼狈屈辱的境遇,中村优子就痛苦得无法忍受。

  虽然明知自己难逃被奸污的命运,可中村优子还是要挣扎,她拼命扭动着失去自由的身体徒劳地抗拒。中村优子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是多么的性感。一个美丽的日本武林高手,赤裸着丰满的下身,雪白的屁股晃动着,优美的双腿被绑在铁棍上张开着跪在地上的样子,再加上因为羞耻而涨红的脸和裸露的美丽的乳房,对这些中国武警来说是一种最强烈的诱惑。

  李建军突然嚎叫着猛地将自己的肉棒插进了中村优子还没有丝毫准备的肉穴!

  中村优子发出一声尖锐的惨叫,伴随着下身那种强烈的刺痛,一种被强暴了的屈辱感涌了上来,她尖叫着拼命挣扎起来。可中村优子的屁股被中国武警死死地按住,只有两只被铁棒撑开的雪白的腿在抖动着。李建军猛烈地抽插着,每一下都使中村优子感到了巨大的痛苦和耻辱,她不停呻吟着,浑身颤抖起来。

  忽然,中村优子呼叫着的嘴里被塞进了另一根肉棒!

  赵飞阳的双手放开了中村优子的乳房,赵飞阳一手抓着她的头将她紧紧地按在了自己双腿之间,将自己的肉棒插进了日本母狗娇艳的红唇间,另一手又一次开始蹂躏中村优子那已经被蹂躏了千万次的美丽动人的日本人所特有的柔嫩的鼻子。一根粗大的中国武警插进嘴里,中村优子被噎得几乎昏迷过去。她拼命想抬起头,吐出嘴里这个恶心的东西,可是可怜的日本母狗已经无法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落入了日本歹徒的肆意奸淫中。

  武国雄揪着中村优子的头发,拽着她的头捏着她的鼻子上下运动着,粗大的肉棒在中村优子嘴里抽动起来。而李建军此刻已经爬到了她的跨下,将粗大刚劲的阴茎直插中村优子的菊花蕾,跪在身后已久的宋刚将另一只大棒直捣日本美女武士中村优子的娇嫩的肉洞。

  中村优子想喊,想反抗,可是被一旁的中国武警扭着的日本母狗的身体已经彻底被占有了,只有三根肉棒粗暴地在她的身体里进出着。羞愤交加的日本母狗嘴里呜咽着,眼泪和着口水顺着雪白的脖子流下来。

  「Good,verygood!」,「太刺激了,太精彩了!」,各国公使们无耻地评论着。中日两国之间比武的擂台已经成了一个淫虐的地狱,成了日本母狗的人间地狱。

  李建军脱光了衣服站在擂台上,他对面的武国雄和他一样没穿一件衣服站着。在两人之间的地上,被他们奸淫蹂躏了的日本母狗中村优子全身污秽不堪,两个丰满的乳房坠裸下来,屁股和双腿完全赤裸,鼻孔,嘴角,屁股和阴道粘满了中国武警肮脏的精液,被扭着双手跪在地上。

  中村优子的大辫子湿透了,凌乱地贴在遍布泪痕的脸上,紧粘在美妙的肉体上,嘴角到处是精液流淌过的痕迹,正在沉重地喘息着。她雪白的屁股和大腿上有很多淤青和牙齿留下的咬痕,一只脚上的功夫鞋掉在一边,露出一只纤美匀称的玉足。显得憔悴而狼狈的日本母狗喘息着、呻吟着,但中村优子的头脑还十分清醒,正在分析着自己的处境。中村优子知道自己如今想脱险就只有靠自己的力量,可自己现在的处境只有遭中国武警任意蹂躏凌辱的份,根本没有一点机会,而且李建军的残忍是中村优子早就知道的,他随时都可能杀死自己。

  不过中村优子也看出,这些中国武警十分迷恋自己美丽的肉体,还不会很快杀掉自己。正想着,玩弄小泽玛莉亚的一群中国武警中,一个高大的中国武警走过来。「武国雄,那个日本母狗好玩吗?」

  「呦西!好极了,日本的美女真让人过瘾,我们再换一个玩玩怎么样!」说着,这个叫武国雄的中国武警将两个沉重的包袱放在了地上。武国雄的眼睛死死盯着裸露着下身跪在地上的美丽的日本母狗,喉咙里咽了口唾沫。「赵飞阳,你去替我指挥那些中国武警玩弄小泽玛莉亚好吗?我又来玩玩这个日本武林美女!」赵飞阳干笑着坐起来穿上衣服,拍拍武国雄的肩膀:「武国雄,我就知道你小子忍不住!好好玩这个日本臭婊子吧!」

  说着,他走向玩弄小泽玛莉亚的中国武警。武国雄看着紧张地抬头看着自己的中村优子,一阵淫笑。他走过来将日本母狗放倒在地上,然后打开了一个包袱。包袱里面竟然全是皮鞭、绳索、木夹、皮制镣铐、蜡烛和木棍等可怕的折磨日本母狗的SM用具!中村优子从来没有亲眼见过对日本母狗用这些东西,可如今却知道这些可怕的东西马上就要用在自己身上!

  她惊恐地大声尖叫起来。李建军一下揪着中村优子的头发,捏着中村优子已经被压扁的软鼻,狞笑着说:「臭日本母狗,你害怕了?哈哈哈,日本母狗,我要把你调教成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日本母狗!」中村优子吓得魂不附体,哀求着:「你、不要用那些东西,我,我,我受不了,你饶了我吧!」她说着哭了起来,一向要强天不怕地不怕的中村优子这回是真的害怕了。

  李建军见中村优子还没用那些SM用具就已经怕了,立刻得意起来。他和武国雄命令将日本母狗的手松开,但双腿依旧绑在铁棍上。中村优子活动了一下酸麻的手臂,偷偷看了一眼那些邪恶的用具,刚刚又受到了残酷轮暴的日本母狗无力反抗,只是浑身发抖哭着继续哀求。武国雄不顾中村优子的哀叫,拿来一套连在一起的皮制镣铐。他和李建军先将挣扎的日本母狗按倒在地,将她双手扭到背后用那套镣铐里的皮手铐铐上。然后才将中村优子的双腿解开,将那套镣铐中的皮制脚镣锁在了她雪白的脚踝上,又给中村优子穿上了日本鞋。

  中村优子现在全身一丝不挂地趴在地上,只有脚上还穿着功夫鞋。因为那套镣铐中间的锁链很短,中村优子不得不弯起腿趴着,赤裸的身体不停发抖,断断续续地抽泣着。武国雄将中村优子拉起来,命令她跪在了地上。日本母狗手脚戴着镣铐,赤裸着美丽成熟的身体跪在地上,睁着惊恐的大眼睛看着两个变态的歹徒,不知还要遭到什么样的凌辱。武国雄拿来了一根皮鞭,围着发抖的中村优子转着,突然一鞭抽向中村优子雪白的后背!立刻在雪白的肌肤上出现一道暗红的鞭痕。中村优子身体一抖,惨叫起来。「日本母狗!这刚刚是开始!不许乱叫!」

  「日本母狗,要回答!」中村优子眼泪不停地流着,鞭子抽在赤裸的身体上带给她的不仅是肉体的疼痛,更多的是精神上的屈辱。她默默地咬着牙忍受着。「好啊!日本母狗,我看你能支持多久!」李建军这时忽然点燃了一支蜡烛,来到中村优子身边。他和武国雄对视了一眼,狞笑起来。

  李建军忽然弯下腰,将手里的蜡烛倾斜,对着中村优子光滑的后背上那道刚刚被皮鞭抽出的血痕,滴下了一滴油。鲜红的油落在了细嫩的后背那刚刚出现的伤痕上,立刻绽开一朵红花。中村优子只觉得自己火辣辣疼痛的伤口上一阵发热,身体禁不住哆嗦起来。两个中国武警狞笑着围着日本母狗走着,皮鞭和油相互配合着落在雪白丰满的身体上,在后背、胸膛、屁股和大腿上肆虐着。中村优子跪在地上,在皮鞭和蜡烛的凌虐下不停地颤抖着、抽泣着。她不仅因为身体上时时传来的疼痛和难以表白的火热的感觉,更因为自己清白骄傲的身体竟然成了中国武警们的玩物!被他们这么肆意凌辱蹂躏。

  【完】